靈修文章《以弗所書 2:11-22》 - 黃天逸傳道

這段經文是新約聖經中有關「教會論」的重要經文;透過經文中「從前如今」的對比,保羅將「從前」的分裂、隔絕,與現今「在基督裡」「與神和好、歸為一體」的圖畫展現在讀者眼前,充份表達了全書的主題 -「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一10)[2]。這段經文基本上可以分成三部份:

  • 1. 遠離神的人與祂的一切都沒有關連,直到在基督裡才得以親近神(11-13)
  • 2. 與神及祂的子民和睦,因為基督帶來了和睦(14-18)
  • 3. 神的子民是神的居所(19-22)

從隔絕到扣連11-13

      二11指出:猶太人貶稱外邦人是「沒受割禮的」,這正好是猶太人對自己與外邦人經常性的區分,不單對外邦人帶有輕蔑的意味,同時亦顯示出自己的優越性。然而,保羅說得非常好,「那些憑人手在肉身上稱為受割禮之人」一語,道出了猶太人真正的問題 – 他們也是「在肉體中」,雖然他們受過「人手」的割禮,然而,實際上卻與外邦人無異,都是生活在同一個領域之中。

      二12,保羅對外邦人「從前」所生活的領域作出了五方面的描述: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約上是局外人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這五方面固然是外邦人「從前」的光景;然而,若連繫於二11的話,試想:當時候的猶太人聽到這描述時會有甚麼感受?猶太人認為受割禮是重要的標誌,既表達了歸於神、又含有從周遭的人分隔出來的意思。然而,按新約時代的處境而言,他們的行為表現,已經與神對以色列的揀選和計劃不符。無可否認,他們確實享有優越的特權;但傲慢自大和鄙視別人的態度卻是他們的錯失。值得我們思想的是:猶太人這種心存輕視、互相詆毀、人際疏離的情況,是否我們群體的現況?二13說:「如今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問題是:這種「在基督裡」的親近,到底造成肢體間和諧建造、同心合一,還是互相利用、造謠生事呢?真相乃是:到底我們「扣連」在一起、還是仍然「隔絕」呢?

 

從分裂到和睦14-18

   「和睦」是我們理解這幾節經文的重要鑰匙[3]。在這段經文裡,我們出乎意料地看見「和睦」既是破獲性的,也是建設性的行動。「分隔」和「冤仇」需要被消除,「合一」與「和好」則需要被建立。它既是橫向的、也是縱向的;猶太人與外邦人既「合而為一」(橫向),神與人的關係亦同時得以復和與建立(縱向),達到了「天上地下同歸於一」(一10)的終極目標。保羅在這裡是要提醒我們:基督徒 – 斷不能將這種「和睦」(和平)簡化為一種內心的平安或思想上的平和狀態,因為經文的重點是處理人際之間的關係,甚至從一群合一的子民進到神面前的角度來理解與神和好的意思。

      值得我們思想的是:「和睦」-應同時掌管我們的心和我們的教會。教會之中必須有讓「和睦」發揮功效的機會。基督徒 – 讓我們成為「和睦」的締造者,卻不是破壞、拆毀的一群吧!

 

總結:新的群體關係19-22

      上文已提及過在二12裡,外邦人被形容為局外人,但到了二19情況完全扭轉過來。保羅在這段經文裡面,以三個稱號去描述新的群體關係:

      1.「與聖徒同為國民」:這裡將教會比作一個國家,指出了原先那些不配與聖徒同位的屬世人,現在能和亞伯拉罕、諸先聖、先知、君王及天使,同享國民的權利。這是「國度性」的、是極大的光榮。

      2.「神家裡的人」:這稱號實際上並不低於前者;因著教會乃是神的家,故神接受了他們到祂自己的家中。這是「家庭性」的、是極大的恩典。

      3.「主的聖殿」:這是「宗教性」的稱號,標示出真教會的特質-「在基督裡」的群體所擁護的純全教義。這是極重要的使命。

      值得我們思想的是:原來我們的群體是那麼寶貴、重要的。既然如此,就讓我們珍惜這群體、愛護群體中的每一個人。使「隔絕」、「分裂」不能再破壞我們這「在基督裡」的群體吧!




[1] 參考書目:

斯諾德格拉斯著、尹妙珍譯,《國際釋經應用系列:以弗所書》(香港:國際華人聖經協會,2003)。

加爾文著,任以撒譯,《以弗所書註釋》(台北:基督教改革宗翻譯社,1995)。

[2] 一10可以被視為全書的鑰節,導引著我們理解這封書信的。

[3] 在這五節經文中,「和睦」一詞共四次出現,分別在二14、15、17(2次)。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