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宛蔚姑娘蒙召見證

我從幼稚園開始到初中都就讀基督教學校,順理成章相信耶穌基督。雖然當時家中未有人信主,但家人沒有干涉我的信仰,陪我做聖經科功課、背金句,甚至當我遇上困難時提醒我以禱告面對,令我親歷上帝的真實。因此,那些以色列人的信靠、以色列王的順服、門徒的委身,都一一充滿在我的腦海中,成為我的榜樣。

中三和中五時,因為成績欠佳,先後轉校和留班,我要離開一直孕育我信仰生命的基督教學校,獨個去到不談信仰的地方。「外面的世界」原來是大部份人都不認識耶穌基督的,在他們眼中,我的謝飯禱、返教會、聖經原則…變得有點奇怪,不過他們又不會因此而取笑和欺負我,(雖然我不想這樣說,卻無可否認):因為在宗教自由的社會中,基督徒的身份確是有點渺小的。不過正因為此,我有一種為他們難過和著急的感覺,就像聖經所說,耶穌施行神蹟之後,為著不信的人感到難過。這些感受觸發了我珍惜信耶穌的身份,並認真思想基督賜我生命的意義。

我覺得聖靈在推動我,叫我每逢想到傳福音時,都份外的興奮和滿足,樂意以此為人生的任務。然而,四周的人都告訴我,最重要的是會考,最重要的是升學,最好的是升大學!我羨慕身邊大部份朋友都順利考入大學,至少也抓到副學士、高級文憑學位。(連我最熟悉的朋友都不知道),會考放榜那天的晚上,我為著不能走大家走的路,如其他人「一樣」升學而哭,突然對自己的將來感到迷茫。

事實上,只要我多花一年,我仍有機會達到別人的前途。問題是我不知該追求怎樣的人生。沒有哪個專業是我特別渴望的,也沒有任何行業特別吸引我投身。一想到一旦踏入社會就是幾十年的職場生涯,便覺得除了叫更多人認識耶穌外,就沒有一個工作值得我花上一生去貢獻。門徒選擇放下魚網、約書亞選擇讓上帝帶領、亞伯拉罕選擇離開家鄉的故事,鼓勵我寫下了回應這份感召的心志,選擇走與「別」不同的路,奉獻往後的幾十年全時間事奉神,但唯一不要讀神學!

結果,唯一就是要讀神學,否則甚麼也做不到!雖然,長年的聖經教導令我在回應神呼召的一刻沒有掙扎,但自一直蒙召到現今,也的確面對了很多考驗,使我知道要獻身事主並非兒嬉,例如放棄穩定升職加薪的工作,(與舊同學聚舊時,也會間中想像自己如果沒有獻身,就會像他們同樣有成就);又例如男朋友曾離開教會,回轉後事奉的心志又未貼近,那段時間經常反覆的要在愛情的幸福和事奉的幸福之間作決擇。說到底是上帝揀選我,沒有放棄召我為衪作工,每要取捨多一點安逸,或對上帝多一點付出時,上帝總給我發現衪確知我所擔憂,先給我安慰,使我可以抱「上帝總不虧待愛衪的人」的盼望,竭力爭取踏上衪為我預備的前路。

然而,學業成績欠佳的我,十分抗拒冗長且具壓力的讀書和考試生活,越早脫離學校就越好。要讀神學?我發現到有些宣教工作只需修讀一些短期的課程便可,既滿足了傳福音志願,又合我不進神學院的要求,好極了!但當我越認識宣教,便越了解無論獻身在何方的服事,都要解說神的話語。

某次短宣體驗,我去到偏遠的山區,當地的人很單純,我當年去的時候,他們連團契裡常玩的小遊戲,也要我們逐步教授,否則他們不懂自行想出完成遊戲的辦法,(現在當然進步許多了)。即是說,我說甚麼他們都照單全收。我站立在他們面前,不知道翻譯員怎樣傳遞我的話,戰戰兢兢地講解一些基督徒的生活原則,縱使不是研經的演講,也真切體會「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二15)。那麼,我還可以逃避不接受神學裝備,就去背負牧養弟兄姊妹的責任嗎?

就在收到神學院通知,接納我的入學申請的同一天,我偶而發現從前寫下的立志:「我想:若金錢上、時間上、健康上是足夠,我周宛蔚願意讀神學。」我看著立志的日期,感謝上帝包容我九年以來的抗拒,而且為我預備好我所求的,仍然引導我回去我該受神學裝備的事奉旅程。



You may also like...